云燕归

近期沉迷梦间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已成功晋升秋水厨和青莲厨。杂食党欢迎一切合情合理的cp
是条在画画写作之余会随时随地会发些心里想法然后删掉的咸鱼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梦间集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仙剑/沧遥】闲人

这是一发突发的摸鱼……今天一坐久就腿酸,只好躺床上了。

尝试着想写得更好……嗯。
私设满满。ooc属于我。
顺便做个群宣,欢迎沧遥的同好加群:422097214

“皇甫门主真是好客气,见我上门,竟准备了这么多好酒。”
皇甫一鸣的手僵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将酒坛放到了后院的小石桌上。
“道长帮助我卓儿良多,这些酒水权当酬劳而已。”
再说,就算不给你也得去偷。
当然这话是被皇甫一鸣吞进了肚子没有说出:“道长先在这里喝着,我去看看卓儿。”
看着门主匆忙的步伐,谢沧行挠了挠头,心里想着那小公子的状况可算不得多么好,日后该如何帮他还是个问题,手却已经拍开了酒坛的泥封。
一股醇厚的酒香飘了出来,惹得谢沧行酒虫都馋了起来。
闲着逛逛这些城镇也是乐事,至少以前种下的因到如今有了良好的果。
不多时,半坛酒下了肚。酒是好酒,谢沧行却有些不痛快。
虽不是喝闷酒,但没个酒友还是不爽。
要是那家伙在这就好了,喝完酒顺道再切磋一下就更好了。
而且论用道法助人,自己可比不过他。要是有机会逮着他,也得拖他过来看看这个皇甫卓的状况。
谢沧行咕嘟咕嘟地把剩下半坛酒干了,提了一串酒坛子,打算再去各地碰碰运气。
结果自是皇甫一鸣回来,看见了难得干净的后院。
“这家伙改性子了?”皇甫一鸣心头冒起问号,以前这人来过几次,可是不知留了多少空酒坛让人打扫。

……
从一个地方到了另一个地方,谢沧行仍是很闲,因为他还是没碰着那个人。
虽然手上都是酒,可是在路过青荷镇的酒肆时,还是没忍住拐了进去。
这边的醉仙酿也是极有名的。
他在一张空桌边上搁下那一串酒坛,又立马去买酒,惹得一些酒客奇怪的眼神投来,可他却当没事人似的。
喝酒吗,哪来那么多规矩,有了不喝又不算什么。

……
李逍遥御着剑,叼着一根又细又长的叶子不住咀嚼着,面上还有些阴晴不定。
这叶子可不是用来装酷的,而是解普通毒的良药九节菖蒲。
死丫头还会下毒了,真不知道阿奴又教了她什么。
李逍遥咬咬牙,想着哪天再见着,定要先说教一番才是。
不过想着自己要去的目的地,李逍遥心情又好了起来,然后又是一阵苦笑:自己还真是越活越像那酒鬼师傅了。

……
有酒相伴,实乃人生乐事。
谢沧行得了这醉仙酿,自是大喜过望,毕竟这酒实在是好,喝着来劲。
只不过,缺酒友的感觉又上来了。
谢沧行甚是惋惜地晃晃酒碗,一口气灌进肚肠,咂了咂嘴,竟觉得这酒没什么味道了。
忽有一人走进酒肆,步履轻快,谢沧行背对着,耳廓微动,听着觉得这是个轻功高手,但他也没怎么急着想看看这人是谁。
毕竟进了这酒坊的,总是要留下来喝两杯的,等尽了酒兴再找不迟。
“掌柜的,来两坛醉仙酿。”
谢沧行哐当一声摔了酒碗,突然站起身来。
那人听见动静,也转过身来。
两厢对视,空气霎时间凝固了。
离得近的几个酒客感觉气氛不对,不禁挪了挪屁股往外坐了些。掌柜拿着酒坛也是满脸尴尬,心道,您两位总不会那么巧是仇家吧?打也别在我这小店打啊。
这两个人见面的确有如仇家一般,但只是有如仇家,也没有真的打起来,只不过目光中交锋了几回,而后坐在一张酒桌旁,和平收场。
前来买酒的家伙哭笑不得地说:“我可不信事情有那么巧,你在这守株待兔呢,啊?”
“掌门师兄,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谢沧行举起双手作无辜状。
他面前这人自然是他一直想找的李逍遥了。
李逍遥笑骂着把只被自己嚼烂一个头的九节菖蒲甩他脸上,拿过酒坛给自己也满上,先深深地闻了一口,叹道:“这的酒还是这么好。”
谢沧行却没料到李逍遥会突然扔根草给他,拿下来一看发现是解毒的,也不管那一段咬痕,忙不迭地塞进怀里。
李逍遥饮了一口,似是有所悟地点了点头:“这大概的确是巧合,毕竟我是这的常客,你要是知道老早该来拦我了。而且你刚才的样子十分激动,也不像是有意等我。”
“是吗,那看来我也得经常来了,这样才见得到掌门师兄。”谢沧行笑道。
“你小子休想,这次之后我自然是要换地方光顾的。”李逍遥眼珠转了一转,露出了神秘兮兮的微笑。
“我不信,这的酒这么好,师兄你真的舍得?”谢沧行自然也知道日后还是他这么个大闲人去撞运气找人的日子,但就是不肯松口。
“这世上美酒又不止醉仙酿,你可知道折剑山庄的霜华春?而且我猜你定不知道我年轻时最常喝的是什么。”李逍遥晃了晃脑袋,却是给谢沧行下了个套。
毕竟掺了水的桂花酒这种答案猜的出来才有鬼。
谢沧行看也知道师兄没安啥好心,随口猜了两个也就不再猜了。这世上的酒千千万,他要猜到哪里去?
又闷声喝了两壶,谢沧行突然道:“师兄,你可愿随我去见个人?”
李逍遥打趣道:“怎么,要让师兄帮忙把关过门媳妇?”
“我想让你帮忙看看皇甫家小公子的状况。”谢沧行不理会这一俏皮话,面皮上甚是正经,但心里微微起了点涟漪。
他奇怪地想,他可从没想着要娶媳妇,有啥好慌呢?

……
“皇甫门主,令公子的身体状况的确只能靠养剑人帮忙调理了,虽说师弟道法没剑法精通,但他的提议的确是唯一的法子,在下惭愧。”李逍遥观察过皇甫卓的状况和长离剑之后,做出了结论。
“掌门客气了,至少……皇甫能有这一个解决办法也就足够了。”皇甫一鸣有些心疼地看了自家的儿子一眼,拱手道谢。
谢沧行在一旁摸了摸下巴,难得的一句话也没说。

……
“我说,你什么时候对这种事情上心了?”李逍遥从皇甫家出来,还是有些莫名其妙。
“刚开始下山游历,碰见了也就顺手帮个忙,结果他们家好酒倒是不少。而且皇甫一鸣那家伙功夫可不错,我就想着不时来看一看。这些酒就是他们家拿的。”谢沧行平淡道来,他刚刚才发觉自第一次路过仁义山庄以来,实在是过了不老少日子了。
可这段日子里他见到身边这人的次数寥寥可数。皇甫家只是偶尔想起才会来,可他却一直想找到李逍遥。
越想越不对劲,谢沧行甩甩脑袋想要中断联想,却只是无用功。
李逍遥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只是笑道:“除了比武,你也总算是有了别的关心的事了。皇甫卓的事情你办的挺好。”
这话刚出口,他就觉得要坏,在心里狂给自己甩耳刮子。
提什么不好,非要提比武!
李逍遥小心翼翼地瞥了身边高个子一眼,却意外地没等到他发出比武的“邀请”,同样也没等到回他的话。
这可是奇了怪了。虽然他很希望不比武,但这家伙的表现也太反常了。
但既来之则安之,李逍遥嘀咕了两声,还是和他并肩走着。
说真的,要不是先前谢沧行追着自己比武比得太凶,他还挺愿意和他一起待着。
因为,感觉很舒服。
志趣相投,可作酒友,这不已经足够?
但是谢沧行突然停下脚步,李逍遥回头看他,却讶异地发现他目光灼灼,含着些莫名的意味,张了张嘴,却又什么也没说。
“看这模样,你也有难言之隐?来来来,坐下。”李逍遥历经情劫,对于他人情感那是敏感的很,更何况这还是他唯一的同师父的师弟,连忙拉到一旁小茶摊坐下,等待着他组织好语言,吐露心声。
谢沧行眼神变了几变,竟是不怎么愿意直视自己的师兄了。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但刚才一番天马行空的联想却让他意识到师兄在他心里的地位非常的不一般。
是,他们是师兄弟,那酒剑仙司徒钟唯二的弟子,李逍遥还是蜀山掌门,但这些额外的附加条件都抛开,他们应该只有同门之谊。
他可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没事就想起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掌门师兄,极其地想见他。
或许是他不愿明白。

……
李逍遥见他总不说话,突然被激发出了极好的耐心,单手撑着下巴,想看看自己的师弟到底闹了什么小情绪。
待会儿他若说话,这整个过程必将是一大趣事,至少能让他记住很久的趣事。
只是下一秒,他就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
“师兄,你相信我吗?”
这算什么,信任危机?李逍遥无奈地笑笑,道:“当然信,你说什么我都信。假如是秘密,我是坚决不会漏出去的。”
谢沧行左顾右盼一阵,好像是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用一种怀疑的语气说道:“我好像喜欢师兄?”
气氛又凝固了。
良久,李逍遥尴尬地咳了两声,磕磕巴巴地说:“呃,这个,我……既说了信你,自然信你,可……”
妈的,他做梦都想不到是这种事!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我得走了!”
谢沧行看着眼前的人化作一道流光飞走,尚还有些不确定。
“是这样吗?”
谁让他以前没喜欢过人呢。
只不过如今他又得当一个闲人,去追逐那个本该不闲的家伙了。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