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燕归

近期沉迷梦间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已成功晋升秋水厨和青莲厨。杂食党欢迎一切合情合理的cp
是条在画画写作之余会随时随地会发些心里想法然后删掉的咸鱼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梦间集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2016.6.7

守护

  有的人为别人勤勤恳恳了一辈子,但依然不知道自己能获得什么。
  或许是一份功名利禄,或许是自我的解脱,或许什么都获得不了,除了陈年的旧伤。
  而大多数时候,总是最后一种。
  付出的意义何在?
  
  蜀山无疑是历史最为悠久的门派之一,却也终于隐于尘世。它的陨落,归根结底是败在了人魔之争上。
  夜叉摄政王魔翳野心强大且老谋深算,人界的人、物都成了他的棋子,而被动的棋子们为了跳出棋局与之抗衡,付出了何等沉痛而漫长的代价。
  至少,净天教作为魔翳最有力的棋子之一,前前后后给蜀山带来了二十年的不安以及最终的战乱与沉落。
  期间,多少道友受伤亦或是逝去,已没有人愿意多提。
  甚至还有一个剑灵。
  离纾,天末剑的剑灵,仅仅是靠人民的供奉和剑上残余的灵力供养起来的的剑灵。本身并不是多么特别强大的存在,但她也是蜀山弟子的一员。
  是啊,蜀山有妖族弟子,也收了魔族弟子,剑灵又有什么好稀奇的?而且这还是蜀山前辈留下来的剑的剑灵。
  离纾除了发色比较白,其余皆与常人无异,蜀山弟子们根本不在乎她是个剑灵这个事实,并阻止了前来寻找她的孔雀精。
  离纾师姐怎么会和这么一个妖怪勾结,还趁魔教作乱之时上山!
  但是下一秒,这个孔雀精就帮助他们击碎了一块从天而降的落石。
  弟子们劫后余生,胆寒之时看翎梧的眼神也变了,但多多少少还是留着一分戒心。不过,前有他口中的离纾,后有一贫,都是不让他们与之争斗的理由。
  罢啦,护好蜀山才是。
  弟子们握紧了手里的剑,跟随着一贫前往听从部署。
  但翎梧看着他们的背影却疑惑了。
  自己刚刚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出手?
  而这个“一贫”,几十年的时间如何将他打磨成了这个样子?
  他明明亲眼看着他的一个同伴被锁妖塔倒塌时坠下的石板砸到了头顶。
  虽然他已经须发皆白,但翎梧肯定自己没有认错人。
  他能够再次化形之后,游历人间,发觉唯有感情的剧变,或者说生离死别,才能够击碎每一个人的面具,让他们暴露出内心的脆弱,彻彻底底地改变面貌。
  正如他如今想要找到离纾的心情,那般迫切。
  但是在这个家伙的身上的作用好像并不明显啊。我错了吗?
  那,究竟什么,才是最能改变人的东西呢?
  翎梧眨了眨眼,又在漫天的火焰之中寻找了起来。
  
  “既然如此,别难过。”
  天末剑断了,离纾自然不复存在。
  翎梧坐在锁妖塔遗址的断垣残壁中,默默地回想着过去。
  他和离纾的初见,那棵还不能化形但已经能说话的老桃树,二进二出锁妖塔,等等。
  他又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曾进过锁妖塔的人类。
  那时候自己认为,为了别人牺牲那么多实在是愚蠢至极。
  现在他似乎懂了。
  这大概便是守护的意义吧。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