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燕归

神隐中,三次元忙成狗
文画兼修,都很菜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逆转裁判系列 | 万象物语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第十五章剧情引起的个人脑洞向剧透分析(不喜勿入)

民那桑,好久不见,这只是一篇瞎·扯·的分析而已,看看玩就好。最后有严重的脑洞和剧透,不喜欢请记得及时退出哟。


首先整理一下我认为的15章的关键信息:

 

1. 烈日这门需求大量魂能的巨炮是机械疆域设计的。

2. 亚特拉斯的气温已经开始回暖(具体原因请参照after sunset纳杰尔篇小说)。

3. 芜很关心龙瞳晶球会不会受安洁莉亚的影响。

4. 芜(对安洁):“我是该被这世界抹除的存在。你见到我,已经是不幸了。”

5. 虽然画面过场了,但是很明显艾利欧开启了书库。同时,这也意味着他对自己的血统有一定的猜测,想拿这个封印做身份鉴定,否则不会贸然上前。

6. 【重点】泉展现了自己的能力,然后被芜发现了。泉的真实身份虽然仍然未知,但已很明确他是一个能够变换外貌(甚至不止如此)的教派的永生者,拥有大量的知识,但是肉体的体力有极限(这里还出现了一个[活着]的概念,后面会讨论),这是所谓“贪恋生命”的代价。芜则和泉是“冤家”,并且被托付了抹杀泉的使命,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芜可以不计任何人的牺牲。另外,在泉口中,芜还是所谓的“看守人哥哥(little fella of the Guardians)”。至于泉说“贪恋生命的罪人不知道是谁呢”,是否意有所指,我们不得而知,但显然芜和泉是“两类人”,否则芜也说不出这种话来。

 

也许其他信息也很重要,但暂时可以忽略,我们只需要像澪说的那样,相信万象之书的显示就好。

接下来的是包含个人推测的信息整理和串联,主要针对15-6“贪恋生命的罪人啊”这一章暴露出的内容对芜的相关剧情进行一个分析。

 

早从游戏一开始,芜就扮演了一个看起来亦正亦邪的角色。最开始,公主、娜雅和庞去追芜,而芜他似乎是急着去自我牺牲,以达到阻止斯多利卡复活的目的,而且在他的口中,这个世界似乎是一个“悲剧的循环”。他又能操纵魔物,目的不明。而在游戏第一章御三家前去拜访奥斯塔时,他出现了,并且似乎是在等候教派的人。中文版本,芜说:“……不是教派的人?”而英文里,芜用比较肯定的语气说:“...Not who I was expecting.(不是我等的人。)”

一开始我认为他可能要和教派的人碰头,但如今回看,不禁好奇:他究竟是单纯等人,还是要埋伏着杀谁?娜雅也在十五章里说了,她在草原上看见过类似的魔物聚集并且有目的性地行动的样子,那就是芜操纵魔物的模样。可惜不管是什么目的,都被御三家打断了,我们无从得知。

之后芜再出现,是第九章。我们知道了芜和奥斯塔有着并不那么和谐的合作关系,并且芜在二十七年前给了奥斯塔一块结晶,说是可以用来复活莫里斯。芜亦有赞叹奥斯塔“为了保护书库不被裂隙吞没,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芜为什么出现在那?如今我们知道了,他关心着龙瞳晶球的情况,所以他的心里可能也不希望裂隙这么继续扩散下去——虽然他能操纵魔物,并且这能力说不定是他最大的仰仗,但是想想他在第一章对于御三家的质问所给出的回应吧。

“他们……是被我意外波及。”

看来他也不是刻意要操控魔物。于是,如今又有这么一个可能性。

奥斯塔在近两年前发现亚特拉斯的地下书库,并且靠黯月的血开启书库后,自觉很需要里面的各种资源。但是没了龙瞳晶球的裂隙似乎在越扩越大,又有蒂卡的话为证:裂隙吞吐魔物的周期越来越不稳定。眼见着书库的处境越发危险,奥斯塔心中焦急,而芜出现了,告诉他最稳妥最一劳永逸的办法:让龙瞳晶球回归裂隙。

芜可能不方便自己出面,毕竟是一个“该被这世界抹除的存在”并且认为别人见到他就是一种不幸,于是为了不扩大他自己认为的不幸,就利用奥斯塔强大的行动力去达到填补裂隙的目的,而且他手握着可能复活莫里斯的希望,这是很方便达成的。至于之后奥斯塔怎么联系院长和他一起合作的事情,已经是藏在时间长河背后的历史了。

 

再然后就是芜和安洁莉亚面对面的简短谈话。芜自曝了“被抹除的存在”这看起来有些悲惨的身份,感叹了一番安洁和西奥多为了国家未来牺牲对方(中文没记错的话是舍弃,但英文用了sacrifice),所以都是了不起的领袖。这是对安洁进行劝慰吗?还是在劝慰之外,夹杂了对自己人生的感慨呢?这里涉及到芜的内心戏和他可能的经历,所以不作过多分析,否则主观情感过重,观感不佳。不过对于“被抹除的存在”这一点,还是可以小谈的。

目前芜看起来应该是教派的人没错。如果他身为一个不愿永生的永生者,这句话就有其道理。但有没有可能他本来是这世间的普通一员,应该死去却苟活了下来,迫不得已藏入教派……?

没人知道。不过我比较认同前一种而已。

接下来是重头戏:泉和芜的对峙。

一直被戏称女装大佬的泉如今有了个令人瞠目结舌的身份:教派的永生者。并且很明显的是,芜和泉,或者说泉这个身体里的意识是绝对的死对头,芜可以说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抹杀对方。

这种深入骨髓的敌对感,除了这是“被委托的使命”之外,我猜测还有另一个根本的原因是:教派内成员不和。

假设泉和芜是分属教派中永生者的两方(或者多方中的其中两方)。其中一方,虽然身为永生者,但在贪恋生命之外还贪恋大量的知识和智慧,因此肉体得不到永恒,这就是两个究极好处的代价。他们为了活下去,必须给自己塑造一个又一个躯体,将自己的意识寄托在其中。而泉就是这一方中的一员,如今狐狸亚人的躯体也不过是他无穷生命中的一副皮囊。英文版里,芜大概是这样说的:“Physical form means your body still has its limits(物理形态意味着你的躯体仍然有它的极限)”。所以芜所说的“只要你[活着]”就不可能赢,多半是意味着只要泉还依附于这个亚人的躯体就必然会力竭而败。

但是芜又是哪里来的自信一定能耗光泉的体力?应该是他能操控的众多魔物们。

先来说说芜所属的这另一方,这一方已然有它的名字,那就是守护人(the Guardians)。

泉称芜“守护人哥哥”,而在英文里,其为the fella of the Guardians. 一个单词首字母大写意味着它很可能是个专有名词,又是复数,所以虽然守护人不一定是一个很大的势力,但至少是一群有着某一特征的人。

如今在我的心里的猜测是,守护人可能是早在斯多利卡存在时就有的一个“职业”,而他们的职责是守护斯多利卡。

还记得传说的内容吗?凡泰缇打败了巨龙,太阳从龙身内解放,巨龙的身躯化为大地,魂能开始流动,各种生物开始出现,繁衍生息。亚特拉斯,有这么一颗“龙瞳晶球”,同时,包含透晶石矿藏和这个晶球的湖泊叫做龙眼湖。魔物正是在取走晶球产生的裂隙中产生的,那么只要传说不假,脚下踩的这片大地是龙的身躯,魔物必然来自龙的体内。除了凡泰缇的壮举,目前人类几乎没有能真正打破龙的皮肉的活动,除了取走龙的眼睛——龙瞳晶球。

魔物的特性是什么?追逐魂能,尤其是蕴含大量魂能的东西,并且大部分魔物缺乏思考能力,只知道一味地攻击、获取魂能。而这世间的一切生物几乎无不来源于斯多利卡的魂能,也就并不奇怪这些魔物为何会攻击各种生物。魔物也许只是斯多利卡死后(也许没死透呢)试图回复自身的一个后备手段,从体外尽可能多的夺回魂能。而守护人这个职业,也许就被赋予了操控魔物这一隐藏的能力,以便斯多利卡死后仍然有人能保护自己的尸体完整。只不过这实在是巨龙无可奈何的手段,所以这个能力很少被发现。芜操纵魔物得心应手,内心却也对这个能力有所反叛,那么,归还晶球减少魔物的出现,于他而言就是一种双赢了。当然这建立在他内心是归顺“守护人”的前提,不过,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呢?还是得等后续剧情了。

这种被绑定的忠诚也许是泉这类人所不齿的,他们可能因此爆发过争执,但芜究竟为何背负了抹杀泉的使命我们也不知道,托付他的人又是谁?又有可能芜是名存实亡很想脱离教派,因此二人有敌对意向……可能性实在太多,还是停在此处不太过深入吧。

 

以下是一些杂谈了。

为何我认为烈日是机械疆域造的这一点算是重要信息呢?因为这是机械疆域第一次正式出现在主线剧情中,而机械疆域显然是一股很强大的势力。有能力造出这么厉害的武器,似乎有自己独有的一套语言体系(不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主线那夏洛克是重复说了两遍一样的话),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甚至产生了很重的感情(夏洛克对丽莎),也许在将来这片领域将拥有自己的重要戏份。

艾利欧为何一直待在学院内却能大概猜测自己的种族,希望剧情会给我们一个解释。

最后,我为何要刻意提一下亚特拉斯气温回暖?

来,回到游戏最开始。安洁娜雅庞追逐芜的时候,可是漫天飞雪啊。

 

 

 

 

 

 

【警告】以下完全在开脑洞并涉及一些剧透,不喜勿看!!!

 







在大概一个月前外网有流出两张莫里斯的头像。凭观感来看,有一个表情与芜神似,但是脸型、发色的细微差别以及另一张表情表现出的俏皮性格与芜是截然不同的,令人摸不着头脑。而且更有趣的是芜和莫里斯流出的语音的cv是一个人,这就更令人挠头了。

但今天的剧情给了我一个大胆的猜想。假如你们还记得我之前猜测的泉所属的那一派能做什么,就继续,不记得就稍微回去翻看一下;我觉得莫里斯可能是被芜塑造出的一个躯壳,他借用泉那一派的能力让自己光明正大地到世间游历了一圈(怎么有种神仙下凡的既视感)。这也就好解释两人为何外貌体征有些许差别,表情却会那么相近了,声音还是一个人配的。至于莫里斯的俏皮表情是被芜压抑的本性还是刻意装出来的呢?^_^

自己想去吧!(溜)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