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燕归

近期沉迷梦间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已成功晋升秋水厨和青莲厨。杂食党欢迎一切合情合理的cp
是条在画画写作之余会随时随地会发些心里想法然后删掉的咸鱼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梦间集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世溷浊而不清01

警告!警告!请务必先仔细看警告!不喜赶紧点出去!(;′⌒`)
1.这应该迟早会是一篇非常混乱的……车文。灵感来源全是 @以斛酌 ,甩锅甩锅。
2.那么车的cp会是啥呢……请捂好眼睛。
剑琴有,泼墨x工部有,墨骨强行和青莲搞有(大概会参考沈浪和白飞飞?),最后会否会上演到其他搭配和4p混战…
(:3▒▒▒▏请别报以太多期待,我承受不来。还不一定写的来呢(瑟瑟发抖)
要怪就怪以斛酌太太的脑洞太带感了吧。
3.OOC,OOC,OOC,预期都成这样了不ooc才有鬼
4.但其实01的剧情还很纯,目前车钥匙都没插进钥匙孔更别提开车了(:3▒▒▒▏

如果ok……就继续吧……毕竟我真的很忙,只能几千几千字来挤了……否则这篇如果成了硬盘文可能大家这辈子都看不到了……

本更涉及:
琴→剑

——————————————————————

  自从无剑来兰渚山应了青莲和工部的流觞曲水之邀,这座几近与世隔绝的山便不复往日的宁静。
  即便无剑走了,每当在青莲与工部有所灵感想要下笔之时,就会从笔端凭空出现一些弱小的墨妖,虽然以青莲的剑术要击溃这些妖物不费吹灰之力,但这些莫名诞生的精怪导致他们的创作断断续续,无甚成效,似乎只有随口吟咏的佳句能免遭其害。
  某日,看着草堂角落堆的有些多的稿纸,工部突然想到了什么,怀抱着琴的手一颤,琴弦嗡鸣,失了古韵,甚是刺耳。
  “工部,怎么了?”
  却是青莲剑听到了这不寻常的动静,从草堂的门户探头进来。
  “青莲,你可还记得那日,你我与无剑进行流觞曲水时所出现的……咳咳,废卷?”工部的眼神有些担忧,也混了些悲伤,瘦削的可以清晰看见骨节的手轻抚着琴面以平息不雅之音。
  “如今墨妖骚扰十分频繁,诗稿若无法一气呵成,怕是废稿堆积,那份被抛弃的怨气又将卷土重来。”
  “这又何妨?”青莲胳膊肘撑着窗框,脸上充斥着自信的笑容,“剑魔留给我们的习剑之法我已窥得一二,即便无剑不在,我们也可合力击退他们。”
  “正当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青莲仰天大笑两声,张口又是两句极为霸道的句子。
  “不愧是青莲,天赋异禀,脱口成诗,工部自叹不如。”工部听罢,也是平添了两分安心。
  但他的内心转而又陷入了淡淡的愁思。
  如今这种情况,却是工部自己武学粗浅,无力自保。青莲最初打算小住一阵便去云游,结果墨妖一朝之间再度出现,见情形不对,青莲便主动提出留下来替他护航。
  可他工部何德何能,要将这么一位潇洒恣意的谪仙人捆在身边不得脱?
  虽说能与之相伴,自己总是欣喜的……
  工部手上不由得用了点力道,琴弦割在指尖,留下两道微红的印痕,连心的疼痛只是更加重了他肺腑间的苦涩,比以前尝试过的任何草药都要难以忍受。
  但青莲又怎能一眼洞悉工部心中这弯弯绕的心思,兀自接着话。
  “哈哈,工部,论才华,你我何来高下之分?倒是我今日兴致甚好,愿舞剑一曲,不知工部可否赏脸?”
  青莲手上挽了个剑花,没有剑格的细长剑刃在他手上显得格外轻巧灵活,一双星眉剑目中满是期待神色。
  工部在这么一道目光的注视下强行勾起笑容,微微点头,装作无事的样子应允下来。
  然二人皆未注意到有一缕淡淡的墨色从那堆宣纸中散逸而出,悄然间绕上了他们的身侧。
  
  修长手指按过七弦,泠泠音色流淌而出,工部琴盘膝而坐,半边心思注入琴曲之中,另半边则全然放在了舞剑的青莲剑身上。
  天朗气清,竹影萧疏,剑客手持不过二指宽的利剑,挥、挑、刺、削,轻盈的动作不断交错变换,当精妙绝伦的剑法消弭了肃杀之气,所呈现的便是令人赏心悦目之景。
  更何况,对方是自己朝思暮想、心心念念之人。
  工部琴用余光注视着青莲剑舞剑的修长身姿,逐渐看得痴了,恋慕之情饱胀在心,更汇入他揉捻弹拨琴弦的动作之中,伴着琴音散遍竹林。
  和着乐声而舞的剑者似也是听出了这微妙的变化,眉目一挑,剑尖划出的轨迹从锋芒毕露的清冷姿态逐渐变得柔和而绵长,然剑招中力度未消,此番刚柔并济,恍惚间能看出多情与无情之辨。
  许是被剑身映射的斑驳陆离的光刺痛了,工部阖上双目,全凭记忆与手感试图将一曲终了。
  耳中充斥着那人挥剑破空的声音,工部虽自闭双目,脑海中却满满都是青莲或负剑而立,或把盏言欢的模样。
  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对他动心的?
  是酒肆旁与他初遇?
  是见他对酒当歌,月下舞剑的英姿?
  是他第一次当着自己的面以深沉嗓音缓缓读出自己的诗篇,并予之以殊荣?
  是他偶得一对精致的比翼连枝玉佩,笑赠自己其一?
  还是……
  不知道也理不清,情之一字本就不知所起。
  无数纷杂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了某一刻。
  月光下,竹林间,草堂内,一灯如豆,长发的少年将一吻轻轻印在趴着休憩的剑客额前。
  你愿以剑和我曲,可愿以心应我情?
  鼻尖忽然酸涩,工部终于狠心放下心中桎梏,抬高双臂,将满腹感情倾泻而出,琴鸣声愈发清越激昂,剑刃与空气摩擦之声也越发频繁而激烈起来。
  想来剑舞一定到了最好看的地方。
  可工部还是不愿睁开眼睛。
  名为“青莲”的泥泞深潭已淹没到了他的喉头,他竭力地仰头呼吸着,贪恋属于那个人的气息,但任何和那人相关的牵动都只能让他一步步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甚至觉得,不如练练自己那粗浅的武学,好拥有自保之力,让青莲能放心离开为妙,哪怕从此江湖不见,又何必受这近在咫尺却不可得的煎熬——
  “工部……工部!”
  是青莲在唤他。
  莫非自己情绪终究外露得太明显了?
  风声忽然响起,长靴踏草,竹叶簌簌,自闭一感令工部的听觉更加敏锐,他猜青莲是往自己这边走近了。
  但他依旧执拗地紧闭双目。
  然情绪激动之下,饶是熟稔如他也还是犯了错,猝然出现的坏音如同千里长堤下的庞大蚁穴,令整首琴曲瞬间溃不成军。
  工部双臂僵在半空,久久没有放下,十指尖甚至弹得有些发烫。整架琴都在嗡嗡作响,青莲的喊声充斥着焦急情绪在他耳畔一声声炸开,但又好像在逐渐远去。
  为何青莲在远离他?
  他终于睁开了双眼,看清眼前是何情形后,额上背后都瞬间渗出薄薄一层冷汗。
  “工部!……你在哪?!”
  原本晴朗的兰渚山巅骤然间弥漫着浓厚的雾气,甚至连身边数尺距离都很难看透,而原本就距工部不远的青莲却无法赶到他身边?
  工部意识到了情况不对,连忙高呼。
  “青莲!我在这!”
  “……工部……喂……”
  不过须臾,青莲的声音却远了很多,他似乎也没听见工部的喊声。
  工部抱着琴起身,往印象中青莲所在的方向迈出几步,却撞到了一丛密竹。
  自己明明是在很空旷的一片地方……为何?
  工部抚摸着微凉的竹节,一颗心沉得越来越深。
  青莲的呼声已微不可闻。
  唯一的解释是这片雾气有古怪了。
  工部身形微微倾斜着倚靠在竹子上,一时间心中迷茫,不知该如何是好。
  
  ——————————
  
是的不好意思tbc了……
但大家应该也感觉得到下面就要开始搞事情了……所以想先发上来喘口气emmmmmm
溜了溜了

评论(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