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燕归

近期沉迷梦间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已成功晋升秋水厨和青莲厨。杂食党欢迎一切合情合理的cp
是条在画画写作之余会随时随地会发些心里想法然后删掉的咸鱼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梦间集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秋归/现代设定】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 01

某晗的梗……我知道这几天这个话题已经要冷了但就是想跟风写个小甜饼。为了避嫌文内就不出现某人原名啦。
争取三四更内完结吧orz需要催更
刀剑们都是学生或老师,秋水是直接被签约的附中教师,曾经是归一的学长,归一大四实习生。
我不算很了解实习情况究竟是啥样的,虽然高中老师有带过两波实习生。反正可能不太科学。ooc是我的,他们那么好。
如果ok就继续吧√
修了点bug

————————————————
  秋水老师的微博账号早在刚来学校第一年就被那一届的学生扒了出来。
  当时,对于骤然暴增的粉丝数目以及充斥在未关注人私信中的溢美之辞和爱慕之情,秋水坐在办公桌前,按下了手机锁屏键,将手机塞进裤袋,站了起来,面上的笑容不减,只是对着自己对桌的真武老师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话。
  “下午我临时有点事,麻烦真武你代我一节课了。”
  如此正常的请求,真武自然没有拒绝,他正好有空,自秋水实习期起二人交情就不错,而那短短半个学期的实习期内,秋水经手过的班纪律更是极好的,任何一个老师都会享受在他们班教学的过程。
  那个下午过后,秋水笑吟吟地回到办公室,对真武表示了感谢,顺便塞给他一块糖果,包装还挺精美的,后来被真武奖励给了某个表现优异的同学。
  然后这件事情就没有了后文。
  待到期末考试时,年级里有一名学生的成绩突然拔高了许多,被要求在年级大会上讲话,而他特意表达了对秋水的感激之情,除却声音有些小颤抖这个不太美好的细节。
  然而,这个学生并非秋水班下的学生,同级的几位老师转头看向秋水,只见他面上依旧挂着标志性的微笑,不咸不淡地说:“有一次这个孩子来办公室,恰巧只有我在,于是请他喝了杯茶而已。”
  ……谁信啊。几位老师心里默默地吐槽了这么一句。
  真武听在耳里,不知为何,这种语气令他想起许久以前那个平常的下午,戴着金丝细框眼镜的俊秀青年站起身来对他提出了一个平常的请求。
  真武突然觉得背后有些凉,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如今,秋水的微博账号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校内大多数对秋水有印象的学生都成为了这个其实根本没什么特别的账号的一条小尾巴。
  毕竟,秋水注册这个账号的初衷只是为了跟上网络的节奏,偶尔看一看最近火热的话题,而非建立一个社交体系,故而到现在微博数还是一个光溜溜的鸭蛋,关注的人也就是一些正常的公众号而已。这不禁让许多八卦分子扼腕叹息,这样仿佛粉了一个僵尸,没有任何信息可挖啊!
  但即使秋水没有暴露出什么,娱乐圈可一直是热闹着的。
  某一天办公室里,秋水心血来潮又登上微博看了一眼,发现自己收到的消息数有些不对劲。
  @数好像也太多了。
  本来习惯只是点进去然后立刻退出的秋水终于还是定睛看了这些近乎于单相思的消息提醒。
  “@秋叶原谅他啊: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冷月寒秋 ”
  “@无心插柳下惠:大家不要听右边的,@冷月寒秋 明明是我男朋友[害羞]//@秋叶原谅他啊: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冷月寒秋 ”
  ……
  诸如此类的消息占领了秋水的眼帘。
  当然,也有个担心秋水因为一夜之间出现无数个“女朋友”而疑惑的学生给他发了私信。
  “秋水老师呀,你看看这个[XX明星秀恩爱.png]”
  “所以不要在意那些艾特了[小黄人高兴]大家只是在玩梗”
  原本仅仅看了艾特消息的秋水在看到私信后终于释然,回了一句谢谢,顺手在搜索框里打了个“XX”,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就进了消息区把几条被转得特别多的微博的艾特给屏蔽了。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么一声无心的道谢把对面那个小姑娘兴奋成了什么样。
  说起来,好像班里有几个女学生挺喜欢XX的吧?
  秋水琢磨着那几条不知是真是假的“粉丝因XX公开恋情而自杀”的消息,加上最近月考刚过,他决定多关注一下班级情况,顺便在备课案里添上两笔培养理性的教学内容。
  秋水这么想着,正想打开自己的课件,一条qq消息弹了出来。
  “梦附教师高手们:
  “[有全体消息]无剑:@全体成员 梦间师大将送来新一批的实习生,名单和联系方式见群文件,我知道你们大部分都是师范出来的,入职两年及以上且希望指定带某个人的私我啊!不然就直接按学科随机分配了!”
  别看无剑的言语如此咋咋呼呼,实际却是梦间附中的老师们的领导,和梦间师范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如今又是一年大四生要筹备自己的未来大事的时候,实习这种事不可避免地要打扰无剑进行传递。
  今年恰好是秋水在附中就职的第三年,突然拥有了选择权,不免对此提起了些兴趣。
  他点开无剑上传好的xls文件,随着手指滚动着鼠标滚轮,一行行名字在眼前划过,突然就被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吸引住了。
  归一。
  秋水单纯以口型读了这个名字两遍,抓起手机翻开了通讯录,输入了跟在归一二字后面的十一位数字,搜索栏里简简单单地跳出了“归一学弟”四个字。
  秋水看着这四个字,眼底漾出一泓温柔的波光,唇角近乎格式化的弧度也显得柔和了许多。
  办公室里除了学生,自然还有来去的学生们。
  很不巧,这一幕被一个学生抓拍到了。于是当天,“格外温柔的秋老师”的照片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流传在了全年级,并有向全校蔓延开去的趋势。
  毕竟,如今的高三秋水也是经手过的,只是资历尚浅,即便秋水在教书上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天赋,学校也不敢让刚毕业两年的他去带领高三。故而,他教完高二后就被调下来教新高一了。
  总之,看到这张照片且对秋水有所了解的学生都在想:
  快说,真正的秋老师被你藏到哪去了!他怎么可能露出这种表情!
  不过这个与我们要讲述的后续没有太大关联。
  秋水点上无剑的一片空白的头像,斟酌了一番,在输入栏敲下这么一行:“我想带归一,不知道可不可以?”
  很快对面给了回复。
  “……”
  “我真没想到第一个要人的会是你啊秋水大大?”
  “你要谁都行,批了批了”
  “归一是吧,我记住了√你可以联系他了,希望你带他带的愉快”
  “啊对了,你要不要他的资料?我这有个压缩包是所有人的简历,文件太大还在上传。你要我就单独挑出来给你,免得之后再下载了”
  无剑手速之快让秋水根本没找到回复的空隙,直到这一句需要秋水的回复了,才终于没了动静。
  秋水眉眼弯弯,指尖有节律地下压,键盘回以轻快的跳音。
  “好啊。”
  
  梦间师范大学的男生宿舍里,一位金头发的大男生正在对着笔记本电脑研究一份期刊的pdf,“滴滴”声忽的响起。
  他移动鼠标,看到那个闪动着的头像却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
  白色的小箭头终于挪到了图标上停住。
  “秋水
  “归一,这两年都没怎么联系了呢,近来可好?”
  金发的青年呼吸一窒,连忙点开对话框噼里啪啦敲了一串按下回车,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秋水学长,我最近还可以,正在准备实习相关事宜。”
  突如其来的动静吸引了床上补觉的一位室友。
  “归一,谁来的消息呀?这么激动。”
  归一连忙按了静音键,道:“以前一位学长,大我们三届,两年没联系了。”
  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可扒,室友摆了摆手又陷进被子里,秋水的回复也到了。
  “我已经工作了,哪称得上学长,直接唤我秋水就好了。”
  “实习要加油。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
  归一不禁有些好奇。
  “是什么?”
  秋水看着电脑屏幕,想象着小学弟在那边一脸好奇的模样,心情很好地慢慢地打下回复。
  “附中把你委派给我带了哦。”

tbc

评论(2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