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燕归

近期沉迷梦间集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已成功晋升秋水厨和青莲厨。杂食党欢迎一切合情合理的cp
是条在画画写作之余会随时随地会发些心里想法然后删掉的咸鱼
永不变的本命李逍遥。
偏爱古风。
仙剑 | 猫腻 | 古龙 | 梦间集
渣浪id@-云燕归-
企鹅号2694274041

【独闯】点梗 糖葫芦|风萧萧&流月粮食向

好久没写独闯找感觉找了许久唉,这种傻白甜已经不知道能不能算cp咯,所以不标cptag啦
可能略ooc
@博上北青蘿 的点梗,希望喜欢

  襄阳城内,又是风和日丽的一个好天气。
  一萧茶楼仍旧人来人往,门庭若市,崇尚武侠的年轻人向来不会缺少,许多少年更是一拿到身份证就兴冲冲地开了账号前来观摩风萧萧这样的老牌高手。
  也幸亏还有一萧茶楼这么一个据点,不然这些家伙的热情怕要是没地方发泄。
  而风萧萧此时正咬着一根不知哪里来的竹签,躺在茶楼顶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仿佛一只大猫。
  突然,一片阴影盖下,伴随着楼下几声惊呼和轻盈的落地声,风萧萧皱了皱眉头,摘下竹签,睁眼看见一双半睁着的怪好看的眼睛。
  “哟,醒啦。”
  来人正是流月,他大大咧咧地坐在风萧萧的边上,随便地用手挡下了那根破空而来的竹签,刚想调侃两句,却发现那竹签并不是单纯的竹签,他直接抓了一手黏糊糊。
  “哎,你这竹签之前串了啥,咋这么黏呢。”流月丢下签子,恬不知耻地抓起风萧萧衣服一角擦了擦手,毫不意外地收获了一个鄙夷的表情。
  但是鄙视归鄙视,衣服的污渍上下线一刷新也就没了,而问题还是要回答的。风萧萧伸手遥遥一指,正是街角的杂货铺:“那儿卖的糖葫芦,二十文一串。”
  流月瞟了一眼那边,道:“是吗,没想到你还会吃这种东西。”
  “怎么了,糖葫芦又没有年龄限制。”风萧萧抬眼,一片云彩正好遮住阳光,“正好,流月,你给我买一串去呗。”
  “凭啥。”流月毫不顾忌地伸手戳了戳他肚子,“才吃完又吃,你忘了咱俩刚认识那会儿的事了?”
  风萧萧脸上飘过一抹阴云,但很快恢复如常。
  “情况不一样好吧,你以为那次是谁的锅?你来的时候遮了我的阳光,快点跑个腿补偿一下,顺带你刚刚提起那事给我造成的精神损失。”
  “嘿,你还怪起我来了。我遮阳光你要补偿,那你问那朵云要去吧。”
  流月指了指天空,而风萧萧看着那朵云缓缓飘过,最终重新露出太阳来。
  他偏了偏头,一脸严肃地道:“流月,你知不知道我这样其实是在夸你和云一样高洁?”
  流月听罢一怔,一个呼吸后笑了出来。
  “哈哈……亏你说的出这样的话,行吧,看在你以前请我喝茶的份上,先说好,没有下一次了!”
  话音未落,流月一个起落,已经飘到了几栋建筑之外。
  而风萧萧也终于绷不住面皮,嘴角抑制不住地往上扬。
  “真是的,我干什么说那样的话啊哈哈哈哈!”
  茶楼二楼内,某一桌的客人正喝着茶谈得正欢,顶上突然传来砖瓦碰撞的声音,落下来几簌灰,惹得他们一个激灵。
  “我听说萧老板喜欢躺在茶楼顶上,不会是他在砸房顶吧?”
  “我估计是了。”
  两人自顾自地得出了一个看似满合理的结论,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风萧萧其实只是被自己强撑面子的一句话笑到捧腹打滚。
  但是作为高手,风萧萧还是懂得克制自己情绪的,他笑了几秒后,就撑起上半身坐了起来,扯了扯自己的面皮让自己不再笑。
  废话,难道要让流月看见自己这副蠢样子?
  他叹了口气,眼神飘向杂货铺。
  这家伙怎么这么慢啊……
  风萧萧又望向天空发呆,不多时,流月踏着房顶瓦片终于飘了回来。
  一串红彤彤的山楂果裹着蜜糖泛着琥珀的光泽,被塞到了风萧萧的手里。
  “喏,糖葫芦来了~”
  这宛如小二上菜一般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风萧萧在心里默默吐槽,但看到糖葫芦,咽了口口水,还是一口咬了上去。
  这毕竟是游戏,各类吃食都是一串数据而已,自然被编辑得极为完美。
  山楂的酸和麦芽糖外壳的甜融合得恰到好处,山楂内的种子也被去除干净,吃起来分外爽快。
  几颗果子入口,风萧萧发出了满意的喟叹声。
  “我说,真有这么好吃?”
  流月自刚刚起就一直观察着风萧萧的表情,那样子,就像一个得到了最喜欢的玩具的孩子。
  流月自认为小时候还是吃了不少糖葫芦,所以并没有打算在游戏里回顾童年。但如今,他却也被吊起了胃口。
  他看了看自己物品栏内的五根糖葫芦(备来以后逗风萧萧用),生出拿出来吃的冲动。
  “当然,这可是游戏数据,不好吃的话游戏公司还想不想开了。”风萧萧嘴里嚼着一颗山楂,签子上已经硕果独存。
  他咬下最后一颗山楂,拿着竹签比划了几下,指向流月的鼻尖。
  “可惜现实生活中可没这么好吃的糖葫芦,你不尝一下太可惜了。”
  山楂果在竹签上留下的清香淡淡萦绕,窜进鼻腔,伴随着风萧萧话尾的小转音一齐作用,流月突然就觉得口舌生津,眯着眼看着竹签的前端,啧了一声。
  这游戏在某些细节上也太用心了。
  只是现在直接拿出来吃怕是要被嘲笑。
  流月心思一转,不顾签子上的残余糖液和山楂汁水,按下竹签,以手上再度黏糊糊为代价离得离风萧萧的脸更近了一些。
  他故意压低声音道:“你这么喜欢,我给你买啊。”说着就从物品栏摸出一根来,依然是那么完美的糖葫芦又出现在眼前。
  风萧萧哪知他来这么一出,连忙把流月的脸推开,连声道:“去去去,别搞得你是个霸道总裁似的,几十文钱也好意思说。”
  但糖葫芦又是不可忽视的存在,这就形成了矛盾的情况。
  风萧萧还在犹豫要不要拿这根意料之外的糖葫芦,而流月已趁着他这一瞬的停顿从顶端咬下一颗山楂,像是炫耀一样只是用牙齿咬着,露出半颗来,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风萧萧呿了一声,上手就抢,两人也是不顾高手风范了,手、袖子和糖葫芦的虚影不断闪现,最终以风萧萧一记捕风捉影结束了战斗。
  只是糖葫芦又怎能经得起这般摧折,糖衣早已出现无数裂痕,看了就没食欲。
  而刚刚情急之下流月一口咬断了口中山楂,半颗果子骨碌碌从前衣襟滚到了下摆,啪一下落在瓦片上,此刻显得有些凄惨。
  两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风萧萧将手中破碎的糖葫芦晃了晃,见流月也不盯着它看了,就随意地搁置在一旁,等待系统刷新掉它。
  至于流月,在默默咽下半颗山楂后,觉得有些饿。
  我靠,这么一点酸的东西只能开胃啊。他这么想着,手搭上了风萧萧的肩。
  “你又怎么了?”风萧萧问。
  “萧萧啊,你把我糖葫芦搞砸了,是不是该意思意思?”流月将部分体重压到了风萧萧身上,搞得风萧萧有些手足无措:“你要怎么个意思法?”
  “简单,请我吃顿饭就行。我们可以去柳姑娘的饭馆要点折扣。”流月说着眨了眨眼。
  “靠,这价格不是一个数量级好么!”风萧萧乍一听有些气,挣扎了一下,甚至想摸出疾风无影贴他脖子。
  但是想想有些危险,于是他将暴雨摸了出来。
  可明晃晃的刀光并不能吓退流月,毕竟二人已相识许久,他知道风萧萧并不会秒了他。
  只是暴雨的攻击也不低,他还是收敛了一些,把手撤了下来,脸上仍旧带着讨好似的笑容。风萧萧活动了一下肩膀,表情有些无奈。
  他的确不会下手,可他还是想逃过请吃饭这码事。
  流月看着风萧萧眼神东飘西荡,料到他不会轻易答应,便轻轻咳了一声。
  等风萧萧盯住他了,他才从怀中又掏出一根糖葫芦来。
  还好买的多。
  但风萧萧眼里已经满是狐疑了。
  “我说流月啊,你这算什么?”他拿飞刀侧面拍了拍流月的手,“存了心诱惑我是吧?当我三岁小孩?”
  “哎哎,你听我说啊。”流月缩了缩手,“这中间差价你记着,我以后买这个给你就是了。”
  “不用,我记性不好,再说我又不是嗜糖葫芦如命。”风萧萧一脸“我知道你会趁机赚我”,挪了挪屁股重新坐正,“反正要吃饭你别找我,我现在可不饿。”
  行,这回真没门了。
  流月悻悻地收起了糖葫芦,摊手道:“好吧,下去喝你两壶茶,能免费不?”
  风萧萧有点想以头抢地。
  流月这家伙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他已经不愿意就这个问题再纠缠下去了,随意地点了点头,等到流月的身影消失在屋顶上,又再度躺了下来。
  他望着浮云,心想,鬼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有多少。

—end—

评论(8)

热度(18)